風,吹過街角,邁著輕盈的腳步,吹動內心層層漣漪。歲月裏堆積的往事,被風壹壹暴露在塵世的繁華裏,不曾想忘懷,更不曾想記起。可風,卻將這所有的記憶,從心底,吹起,不帶任何情緒。

歲月如流,時光的剪影在每壹個街角處清晰可見,轉角,便遇到緣分,遇到愛。多想,徒守著那份執著,在每壹個日落晨曦,靜靜的守候著不曾溜走的記憶。那些不曾記起的美好,打濕了眼角,妳的模樣,就這樣出現在了眼眸裏,帶著淚花,模糊不清。

白落梅說,因為懂得,所以慈悲。在這個街角處,是註定了的相遇,又註定了離別。流年深處,誰又和誰彼此懂得,因為懂得,壹個眼神,壹個微笑,不需多言,不需多說。人生,有太多的人出現在自己的視線裏,不論是喜是悲,然而,誰又真正懂得自己?走過四季的輪回,又有誰依然在那個街角處,獨自守候著夜色裏清幽?願意在那個街角處讀懂自己?

風劃過街角,於是便有想念劃上心頭。想念總歸是幸福的,在如水的月色裏,想念是在心底悄然而開的花。壹樹花開,壹樹花落,寂靜的夜裏,總有壹個臉龐縈繞在心頭,起起伏伏,不曾雕謝。壹顰壹笑,牽扯著萬般柔情,像午夜的風聲,搖曳著樹枝,輕輕晃動,所有的聲響,所有暗夜裏婆娑起舞的樹影,都是內心微妙而敏感的變化。

壹直以來,有太多的故事不斷重復上演,而我,卻不願意提筆,不願用憂傷的筆調寫出潸然淚下的篇章。每個夜裏,我確定,我是想念妳的,想念妳的好,想念妳的每壹個微笑,想念妳生氣時的表情,這樣的想念伴隨著我每個夜晚。也許,夢裏,還是妳。

素色流年裏,壹直是壹個多愁善感的女子,會因為壹部電視劇,壹部傷感小說哭腫眼睛。就是這般的矯情。曾幾何時,多想提筆,把屬於我的故事寫成壹本厚厚的小說。可是,每每提筆,卻又不知從何寫起,是故事太長,還是太過復雜。總之,我單調的墨色無法描繪多彩的生活,只能這般,守著漆黑的夜色,讓故事在夜色裏翩翩起舞,而我,註定了只是個看客,註定了只能在這樣有風的夜色裏,灑下濃濃的想念,壹個人觀看。

想念,依著歲月的年輪,獨自嘆息。想著壹個人的孤單,念著壹個人的落寞。只想在風劃過街角,略過我肌膚的剎那,能觸摸到他的孤獨。把所有的思念與牽掛拋在有風的夜色裏,無盡的黑暗是掩飾表情最好的面具。哭吧,落淚吧,黑夜裏有無數眨巴的眼睛,卻不會嘲笑自己,只會為妳黯然失色。就像今夜,烏雲遮蓋了天空中明亮的眼睛,只因妳哭紅了眼睛。

紅塵滾滾裏,愛情,是開在幹涸沙漠裏壹朵嬌艷的花。多少人為之傾倒,又有多少人為之瘋狂。愛情是兩個孤獨靈魂內心深處的吶喊,又是心與心碰撞出的火花,永久不熄。而想念,是兩個靈魂深處糾纏的曲線,妳中有我,我中有妳。總想,把這壹份純潔而美好的愛情,珍藏在時光的漩渦裏,讓壹份溫馨柔情永久珍藏。

有了愛情,便有了想念。那些曾經漫過我眼角眉梢,心田深處的想念,在午夜的寂靜裏,悄悄綻放。是壹朵不會雕謝的花,永遠坐落在心頭,獨占壹方,不曾留出壹絲罅隙。所有的青春年華,都在這裏,被歲月封存,被時光掩埋。

回眸處,還是想念的花朵,在心海裏,嬌艷動人。任時光荏苒,歲月蹉跎,它的美麗,紋絲不動。素色年華裏,穿過街角,遇見愛情,依然是有風的日子,風吹起我的長發,飄飄灑灑,發絲模糊我的視線,妳就這樣,出現在我模糊的視線裏,從此,我的世界裏多了壹抹深情,壹絲浪漫。

茫茫人海中,遇見便是緣分,遇見妳的那刻,心頭多了兩個溫馨的字眼:想念。想念,無關風月,無關塵世,只是單純的思念。於是,漆黑的夜色裏,喜歡咀嚼著妳說過的每句話,笑容,便不經意間爬上臉頰。從此,黑暗不再是黑暗,淒涼不再是淒涼,因為愛情,因為想念。

靜坐於每個角落,擡頭仰望天空,熟悉的街角,瞥見妳的身影,姍姍而來。伸手,卻觸不到妳指尖的溫度,原來,只是想念的幻境。時間煮雨,離別的記憶已越來越遠,日記本的頁腳,越來越多,點點滴滴,滴滴點點,終因想念,定格時間,撥動心弦,讓記憶烙在遇見的那個瞬間,妳的眉眼,妳的顰笑,占據我心田所有的地盤。

素色流年,記憶泛濫,起風的夜裏開始想念,妳在心裏,不曾離棄。今夜,有風,妳便是想念。而想念,是開在心底壹朵素白的花,從不雕謝。